当前位置: 首页>头条>资讯>资讯>展览推荐|同一荷花照片张大千题识四款 姿态万千
展览推荐|同一荷花照片张大千题识四款 姿态万千
2020-12-16 09:44 阅读:89916

      近日,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展出了民国时期的摄影师胡崇贤和书画大家张大千合作的题识摄影艺术作品。该组作品主要展示了张大千晚年在台湾建立的园林“摩耶精舍”中以荷花和梅花为主的花卉盆景。从展呈方式可以看出本次展览对于传统书画艺术和原作的尊重,没有运用富有体验感和科技感的方式追寻潮流化的呈现,只是按花卉分类成为两个展厅来展示作品。曲面淡蓝色的墙将观众的视角集中到了作品本身,整个展厅也略带水墨画的庄重气质,屏风简单衬出了花卉的美感,显得些许严肃和凝重。

 胡悦 图

胡悦 图

 胡悦 图

胡悦 图

胡悦 图

胡悦 图

  作品本身分为摄影和题跋两部分。在展出的大多数摄影作品中,胡崇贤都插入了白色背景去遮挡被摄花卉的干扰背景,利用白色背景和天然的光影,相当于在园林中建立了一个简易“影棚”,为此组作品增添了更多中国画的韵味。虽部分作品有些许虚焦,但在当时135相机、彩色胶片和放大技术还未流行发展的时候,胡崇贤用另一种方式尝试呈现国画的写实而朦胧之美,并被吴子深、张大千、陈定山等艺术大家认可,也可以说是成功的。

《如此风标绝世无》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如此风标绝世无》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胡崇贤的摄影作品可被划分到郎静山先生提出的“集锦摄影(Composite Picture)”系列,以摩耶精舍中种植的花卉植株为创作素材原型,通过摄影创造出合乎主观审美的理想艺术形象。与现代主义的艺术创作方法相比,集锦摄影作品具有浓厚的感情色彩,富于抒情,和中国传统写意画同理,和现实生活有一定的距离。所谓“集锦”,就是“集合各种物景,配合成章,舍画面之所忌,而取画面之所宜者”。

  胡崇贤的拍摄过程使用了国画中“定景”的方法,使之与摄影中的“构图”相通。集锦摄影更偏向抒情写意,从艺术创作方法角度来讲,具有浪漫主义倾向。胡崇贤以相机代替画笔,营造出他在摄影中所追求的“真善美”意境。张大千的题识是这组摄影作品的点睛之笔。晚年张大千年事已高,加之眼疾手颤,题跋偶有落字现象,稍显力不从心。但从他依然苍劲的笔触、上扬的字势和饱满的字形中可以看出书法家黄庭坚对其的影响。张大千虽年迈而有力的题跋风格诠释了黄庭坚对于“笔力要足”的要求,可谓老而弥笃。

《风露皎然》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风露皎然》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死作梅花树下鬼》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死作梅花树下鬼》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马遥父真笔》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马遥父真笔》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轻红约水》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轻红约水》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从摄影角度来看,此组作品题跋的内容和照片的搭配,也是值得讨论的话题。在大部分作品中,张大千引用了大量绮丽的古语和神话传说典故形容荷花和梅花,而非平铺直叙地赞扬。不同姿态的花朵绽放和千百年前的诗句呼应在同一作品中,更加耐人寻味。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法国作家、思想家、社会学家、社会评论家和文学评论家) 在《图像的修辞》(Rhetoric of the Image,1964)一文中提到了叙述文字和照片的关系及文字对于照片解读的作用:一为具象描述(Anchorage):将照片的意思和内容从模糊/不明确的意思中区分出来;二为内涵延展(Relay):文字为图像增加了补充信息,解释说明图像背后的深层含义。在内涵延展中,必须在图像中呈现足够表达信息的负担极大地被释放,取而代之的是文字和图像的结合。正如巴特所说,内涵延展已然成为了更加流行的文化趋势。张大千在同一张照片中,不同时期题识的不同内容也是内涵延展在摄影作品解读中的体现:既带领观众了解了两位艺术家在创作作品时的初心和意图,也给观众从不同角度深入思考的空间。此四幅荷花的作品先后冲洗了4张,每张照片内容相同,但剪裁、留白方式和题识不同。

胡悦 图胡悦 图

图1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图1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图1的题识为:冷香飛上詩句,出自南宋文学家姜夔的《念奴娇·闹红一舸》,意为“幽冷的清香飞上我赞美荷花的诗句”。荷花生长水中,荷香清幽,美人“冷香”。 花如美人,美人如花,恍惚迷离,具有朦胧之美。张大千引用的这首咏荷词对荷塘景色的描绘把读者带到了一个光景奇绝清幽空灵的世界,呼应了姜夔对超凡脱俗的生活理想的追求。

图2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图2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图2的题识引用了明代学者徐渭的诗句:若箇荷花不有香,若條荷柄不堪觴。百年不飲將何為,況復新根琥珀黃。在此图中张大千由荷花亭亭的茎干联想到了古人用莲茎饮酒的方式:用筷子把莲茎捅破,使其末端与荷叶中间部分联通,像使用吸管一样。这种饮酒方式被称作“碧筒饮”,始于魏晋,兴盛于唐宋。

图3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图3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图3题识为:凌波徙倚,引用自三国时期曹植《洛神赋》中“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一句,洛神意指理想的女神,后为中国文人情感精神之寄托,在诗画中常被颂扬。

 图4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图4 胡崇贤/摄影, 张大千/墨

  图4题识为:江妃照影,江妃(亦作“ 江婓 ”),是古代神话传说中汉江汇入长江处(现湖北省内)的神女。张大千将荷花比作了美丽的女子,赋予了荷花精神和性格,也让摄影作品多了一分年轻女子的柔美与灵动。

  以上四幅作品的重复和题识的不同,让人关注到每幅作品的不同细节,从茎叶到花朵本身,再到整体构图。不同题识和相同照片的搭配,会对人对思维产生较强的引导作用,也说明了视觉语言和文字语言在转接过程中对于作品解读的影响。

 图为胡崇贤和张大千在摩耶精舍,摄影师不详 胡悦 图

图为胡崇贤和张大千在摩耶精舍,摄影师不详 胡悦 图

  我对中国传统书画作品不甚了解,无法从书画鉴赏角度专业地评判此次书画大家和著名摄影师的跨领域合作成功失败与否。于我而言,此组展览更多的是倡导了生活美学和生活方式,艺术家将搭建园林、摄影赏花、题诗饮酒的雅致兴趣升华为艺术表现形式,同时对生活之美进行发现和探索,让“艺术”这个看上去精神化甚至有些虚无缥缈词落地,引领了发现真善美的生活风尚。尤其是在新冠疫情笼罩全球的背景下,初春和盛夏每一次花朵的绽放都来之不易,梅花的风霜傲骨和荷花的娇艳挺拔慰藉着人的内心,也给人一种温柔的力量,更不失为一种精神象征与寄托。

  展览信息

  展览地点:余德耀美术馆(上海市徐汇区丰谷路35号)

  展出时间:2020年11月11日 - 2021年4月11日(周一闭馆)

来源于网络

苏州物华拍卖公司

微信线上拍卖平台:物华微拍(或公众号搜索“wuhuawpt”)

物华拍卖客服微信号: WuHuaAuction

客服电话:18015423565

客服座机:0512-65188882

邮政编码:215000

PC端同步拍卖官网:wpt.szwhpm.com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即可在微信中参与拍卖

微信图片_20171110101334.jpg


回复
图片

没有数据